波隆貝斯庫

文/陈远

那年到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就想到位於羅馬尼亞東北方的摩爾多瓦地區的蘇恰瓦,尋覓作曲家、小提琴家奇普里安 · 波隆貝斯庫(1853—1883)的足跡。但一打聽,從布加勒斯特坐車到蘇恰瓦約七個小時;況且,從蘇恰瓦到波隆貝斯庫出生的希波特村還有一段距離。於是,無可奈何地讓念頭煙消雲散。

知道波隆貝斯庫,是從他情思哀婉的小提琴獨奏曲《敘事曲》開始,那時我年歲尚小。引動我對齎志早逝的波隆貝斯庫心生渴仰之情,卻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後期,觀賞了羅馬尼亞寬銀幕電影《奇普里安·波隆貝斯庫》發端。我從來對傳記電影中的一些具體情節,是來自於真實,抑或純粹虛構有着深究之慾。比如,受奧匈帝國當局無理拘押的波隆貝斯庫,是否有可能在大雪紛飛的新年之夜,在獄中演奏《敘事曲》,而朋友們在獄外以演奏小提琴與他呼應?

諸如此類,我一直找不到答案。我沒讀過波隆貝斯庫的任何傳記。甚至沒能在《牛津簡明音樂詞典》、《大陸音樂辭典》看到關於波隆貝斯庫的片言隻語。奧地利作曲家布魯克納一八六八年至一八九一年在維也納音樂學院教授和聲兼對位法,波隆貝斯庫曾是布魯克納的學生,但在布魯克納傳記裏,只見着“他(指布魯克納)主要是和一些有天賦的學生打交道,其中很多人後來都有了成就”的字樣,卻沒說明那些學生是誰?我只是在一九五五年的《蘇聯大百科全書》中,查到以下一段話:“羅馬尼亞專業音樂的奠基者還有波隆貝斯庫和穆齊切斯庫兩人。他們在自己的作品裏發展了民間音樂藝術的傳統。波隆貝斯庫的創作與解放運動相聯繫,他的許多歌曲(《痛苦年代遠去了》、《奧拉維茨歌手進行曲》、《五月之歌》)在民主階層裏獲得廣泛流傳”。書裡卻對電影強調的波隆貝斯庫所寫的羅馬尼亞第一部歌劇《新月》和存在耀眼的《敘事曲》隻字未提。

費拉拉

转载澳门日报2022.03.10

俊永

俊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